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08:谈情说爱

一名在土耳其攻读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带您走进千面土耳其。

中国留学生眼中的土耳其08:谈情说爱

谈情说爱

阿弗洛迪西亚,阿弗洛迪西亚,这个名字曾经让我神游万里,记得写硕士论文的时候文献中有一个古代的先哲名字叫“阿弗洛迪西亚的亚历山大”,看着这个名字当时的我就神魂出窍幻想着自己已经站在了爱琴海岸边,在清明透彻的天空下和前辈大师们进行着智慧的清谈。读古典书籍就好像穿越了时空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对话,因为思考着同样的问题而觉得阿弗洛迪西亚对自己来说都变得亲切了起来,然而这个名字如此吸引我注意其实还是这个极具异域风情的名字本身,似乎读者在未和它谋面之前可以把自己所有关于阿弗洛迪西亚的想象都加在它身上,创造一个似乎已经认识了很久的陌生人。爱恋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1965年土耳其上映了一部与众不同的电影,叫《爱,正当时》(Sevmek zamani)。故事的梗概是一个年轻的油漆工去一位富豪家做活儿,偶然看到了富豪家女儿的肖像画,几天下来竟然深深的爱上了画中人。按照现在土耳其肥皂剧的逻辑,接下来应该就是富家女和穷小子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遭到女孩蛮横无理的爸爸各种阻拦最终以一方或离世,或惨遭天灾人祸收尾。然而,这部电影的与众不同在于,当富家女出现并也爱上年轻的油漆工时,油漆工拒绝了富家女说“我爱的是你的画像,请不要打扰我们”他接着说“你以为友情和爱情是这么容易就可以建立起来的吗?我和你的画像第一次遇见就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那天我的衣服斑驳破旧,胡子拉碴。突然我看见一个充满善意和爱的眼神,她是如此的看着我,简直不可思议。我勉强的又看了一眼她,他还是如此这般的看着我,这幅画看穿了我的内心,看到了真实的我,一直这样友善和充满爱意的注视着我”。

阿芙洛狄忒是天神乌拉诺斯被阉割后射进海洋的爱液,诞生于海浪中的阿芙洛狄忒肤白如雪,身材曼妙,她是情爱之神掌管着人世间的情爱之事,爱情,美丽,欢乐和性欲。这位希腊女神在罗马帝国时期被也被称为维纳斯,玫瑰,鸽子和天鹅都是她的象征物。在希腊神话中,阿芙洛狄忒嫁给了老实巴交的铁匠之神赫菲斯托斯,但阿芙洛狄忒不断的背叛着自己的丈夫向后和战神阿瑞斯,信使赫尔墨斯私通,并且和英雄安卡塞斯生下来埃涅阿斯。所以,在罗马帝国时期维纳斯的形象被塑造的尤其光辉,因为埃涅阿斯被认为是罗马人的祖先,所以这位浪荡不羁的爱神就成为了罗马人的祖母。

这位女神的圣坛就在今天的土耳其爱情海沿岸,阿弗洛迪西亚古城是以前的卡里亚的一座小城,今天在土耳其小村庄GEYRE附近,位于阿依登大区。残垣断壁是今天的阿弗洛迪西亚,爱神的放荡不羁早已经消失在爱情海的古风里了。

公元纪年后,随着一神教的兴起,古典社会的情爱变成了淫荡和堕落的代名词。爱神以及伴随着她的众神都倒在了罗马众神殿里,和古典世界一起轰然倒塌。爱逐渐和EROS分离,脱离欲的爱变成了对神圣的精神之爱。

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著名诗人尤努斯·艾木热(Yunus Emre)说“Yaradılanı hoş gör Yaradandan ötürü”(爱众生,因为他们的造物主而爱),这一时期兴起的苏菲主义把人的爱欲转化到对神圣的欲求上,苏菲的爱中和了古典时期的放肆和教会的苛刻,将日常人伦的爱欲却都解释为对神圣的热爱,从日用人情中体会神圣是苏菲爱的一个特点。据可查的资料对苏菲的描述,苏菲崇尚对造物主的神秘之爱,超越理智之上的直觉之爱。苏菲主义认为苏菲的修行之道是通过心灵认识造物主的艺术。苏菲是一个避难所,在这里可以躲避一切远离造物主的人和物,在苏菲道路上的人投入了的是对人欲永不妥协的战斗。

安纳多卢的另一位苏菲大师鲁米(MEVLANA)在谈到爱的时候说:

Aşk yüzünden dert bana deva, cefa da vefa oldu. Allaha ulaşacak birçok yol var. Ben Aşkı seçtim. Aşk acısı taşımayan yürek; Ya deliye aittir, ya ölüye. Bir gönülde aşk ve sevgi ateşi yoksa, o kişi karanlıklarda, Allahın nurundan habersizdir.

因为爱,烦恼成为了解药,困扰烟消云散。与安拉相遇的道路千万条,我选择了爱。没承受过爱之苦的心灵,或是疯,或已死。如果一颗心灵里没有情爱之火,那他就在黑暗中,对安拉的光明毫无所知。

苏菲之爱可以说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土耳其人的性格。温和中带着热情,但又不至于燃烧殆尽。今天从土耳其西海岸一路走到安纳多卢腹地,可以重新体验爱欲的不同形式,从爱情海边的迷狂放纵到孔亚的低调内敛,爱一路走来风景都好。

作者: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在读博士 张守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