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校谋杀案

绝大多数为年轻人的50万人参加了周六在华盛顿举行的抗议美国学校谋杀事件集会。

美国学校谋杀案

美国学校谋杀案

全球视野  13

美国学校谋杀案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的评估。

美国学校谋杀案

从美国城市开始的“为了我们的生命游行”活动蔓延到全世界。绝大多数为年轻人的50万人参加了周六在华盛顿举行的抗议美国学校谋杀事件集会。一名幼儿园学生手里举着的“我甚至无法把花生酱带到学校。反对枪支”的标语极为引人注目。

学校谋杀案

美国的学校谋杀案以难以想象的形式不断增加。儿童、家庭和理智的人们理所当然地对此发出反响。他们为使有关当局采取防范措施而举行游行示威。最近一次2018年2月发生在佛罗里达州的学校枪击案中17名儿童/学生被打死。 2012年在康涅狄格州学校枪击案中26名学生遇难,2007年弗吉尼亚州枪击案中另有32名学生失去生命。

从因特网上可以查到,美国每年有数千名儿童在枪击案中被打死,每天有5到9人失去生命。这一数据说明美国的学校枪击案死亡人数超过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两倍以上。

美国总体谋杀案

美国学校枪击案事实上可以被看作是该国最为广泛的枪击案的一个部分。枪击案分为四种类型:枪击和冲突,失误开枪,自杀和集体袭击。 目前美国每天有92人在枪击案中丧生。 从1970年起至今,共有150万人因遭枪袭而失去生命。此数字远远超过美国在战争中的死亡人数。 2017年内华达州有58人、2016年佛罗里达州有49人被打死。

集体屠杀很大程度上被解释为美国社会普遍拥有武器。美国人占世界人口的4.4%但是持有私人枪支数量占世界的42%。世界上集体袭击的31%发生在美国。自美国之后持有私人枪支数量最多的是也门。

一般犯罪率

在美国一般犯罪率据世界数据来看相当高。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在美国有1119万5704起暴力罪。1万5696人被杀害。这些凶杀案中的71.5%是枪杀。在2016年警察击毙的人数为1152人。全世界强奸罪案例最多的国家是美国。在该国近一年里发生9万零185起强奸罪。被强奸的受害者中的62%在18岁以上,29%在11岁以下。(http://www.milliyet.com.tr/abd-nin-korkunc-suc-istatistikleri-istanbul-yerelhaber-2501762/)

反对自由的凶杀案吗?

虽然媒体看不到这么多犯罪案件,犯罪率确实令人恐惧。但是从我们的立场角度来看让我们再次回到学校凶杀案。当我们审视一下美国有关学校和一般凶杀案的辩论时,辩论一般围绕宪法保护人民持枪自由进行。持枪自由是美国宪法赋予美国人的基本和不可改变的权利之一。

美国地理面积广阔。 史上与印第安人和内部团伙不断发生激烈的冲突。 因此,在这样一个国家在一定规定范围内自由携带武器可以成为一个合理的辩论。 然而,这种辩论只有在宪法自由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对于美国社会以外的人来说这是不可理解的情况。 因为这个问题辩论尺度太大。 每年有数千人被枪杀的这个国家,只在宪法自由层面对这个问题展开辩论令人感到怪异。 然而,也可能会面临像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会提出更加奇怪的建议。建议如下:武装教师。 事实上,这样的一个建议曾在佛罗里达州议会获得过通过。学校每年有数千名学生被杀害,在几乎每个人都持枪的一个国家通过武装教师又如何可以解决问题呢?为防止学生彼此攻击校园袭击事件是不是要给教师配备更先进的武器呢?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学生拥有更多先进武器的话,教师是不是得佩戴核武器了呢? 美国在国际舞台上对一些国家实施的军事竞赛,在本国境内是不是也要用在师生之间了呢? 令人难以理解。

该怎么办呢?
正如西班牙作家奥尔特加加塞特所言,物质文明是一个难题。 随着事态发展问题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学校和普通谋杀案的辩论有必要围绕自由和/或禁止武器问题来展开。

除此之外问题还有诸多其它的因素。在一些谋杀案件中,凶手会通过社交媒体分享“做什么”,“如何做”。据此需要不同的分析。关于这一方面,美国作家兰克福德(Adam Lankford )的声明极为珍贵。兰克福德将大规模枪击案归咎于美国枪支文化以及教导学生具有非凡能力,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的教育思想。尤其是未在一个家庭环境中长大,孤单,处于空虚状态的年轻人在现代文化的煽动下为证明自己而可能会采取此类行动。

比诸多国家的恐怖或与其它国家的战争造成更多伤亡的美国大规模枪击案,不能仅在禁止武器或宪法自由框架内讨论。要说明美国的大规模枪击案,还需要从社会学,心理学,教育学,病理学,教育学,文化学,文明学角度来进行分析。此外,控制物质层面已达到繁荣水平的一个社会的精神需求,也必须被添加至这一分析之内。在国际舞台上越来越具有侵略性的一个国家的人民,必然在国内需要更少的合法性。需要研究的另外一个因素是,美国社会为何需要与世界余地无法相比程度的枪支。这是一个极为深化的个人和社会安全危机的反映,希望美国人的游行示威取得成果。因为生命权至高无上。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